当前位置:首页 >> 食疗养生

云中誰寄布鞋來

发布时间:2019-06-07 来源:食疗养生 点击:0

  云中谁寄“布鞋”来

  接到奶奶去世的噩耗时,我在外地出差,撂下父亲的,我立刻订了返程机票。当我拖在笨重的行李失魂地行走在嘈杂偌大的机场时,就再也无法隐忍内心的悲恸,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喷涌而出。

  記憶中的奶奶臉頰清瘦,腰身微佝,笑的時候眉眼會彎成月牙兒,平日里總穿一身洗得發白的藍布衫,梳著整齊的發髻,顯得清爽利落。小時候父母工作忙,就將我和弟妹托付給奶奶照顧,奶奶就會讓我們面壁誦讀《三字經》,還會教我們背唐詩,偶爾也會教我們哼唱好聽的黃梅曲。現細想來,我的文藝細胞許是奶奶最先培養出來的哩。

  奶奶有一个箩筐,平时总宝贝似的收藏在大衣柜顶上,很少见她拿下来。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和弟妹乘奶奶不在时,踩在凳子上用细竹棍将箩筐挑翻,针头、线脑、碎布条散落了一地,原来奶奶的宝贝箩筐里只是放了一些缝补衣鞋用的工具物什。后来得知,奶奶之所以将箩筐放在高处,是怕针锥等锐器伤及幼小的弟妹。我却为此挨了一顿打,至今难忘。白天奶奶利索地忙活家务,夜晚待我们入睡后,她就会端起箩筐,坐在灯下熟练地捻线、穿针、纳鞋底、粘鞋面。

  奶奶从小是个孤儿,七岁给人放牛,受尽了屈辱和虐待,十岁时被身为乡绅的曾祖父收为童养媳,曾读过两年私塾,识得一些字,十七岁就嫁给了从小患有腿疾的爷爷,先后养育了六个孩子,早先过了几年锦衣玉食的生活。后来家道中落,爷爷又是一个肩不能担,手不能提的人,生活的重担全压在奶奶孱弱的肩上。每天天不亮,奶奶就开始忙活,上山打猪草、砍柴、喂猪,吃完早饭便下地干活;晚上收拾好家务后,她常独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穿针引线,为孩子们缝补衣、鞋。小姑在父辈中排行最小,她从未穿过新衣新鞋,总是穿哥哥姐姐们穿旧穿小的,补丁摞补丁,日子十分贫苦。

  在父亲兄弟姐妹中,小时数小姑功课最好。听小姑说,有一次她考了全校第一,奶奶特意给她做了一双崭新的布鞋,小姑高兴地穿着平生第一双新鞋陪奶奶去田间拔草,却不知奶奶脚上的布鞋因穿得太久,鞋底早被磨成薄薄的一层,有的地方已被磨穿,脚趾被荆刺扎得鲜血直流。后来小姑考上重点大学,穿了四年布鞋,奶奶带领全家辛勤劳作,紧衣缩食,也吃了整整四年的腌菜。

  身为长子的父亲从部队转业分配到淮南一家大型国企,举家迁进城,可全家仅靠父亲一份微薄的收入过活,日子相当拮据,奶奶开始摆地摊贴补家用,售卖手工缝制的布鞋、兔子枕、虎头鞋、小荷包等,奶奶手很灵巧,做的布鞋特别受欢迎。前些年,邻里间若有人添孙生子,定会请奶奶做些象征吉祥的虎头帽、虎头鞋之类的小物什呢。这种清苦日子维持了将近十年,直至父亲的弟妹们相继参加工作,建立各自的家庭。

益母颗粒成分有哪些
益母颗粒吃多久
益母颗粒的成分

上一篇:FirstSolar前執行官投資3億美元

下一篇:8倍财力支撑20倍支出省级政府事权地图

相关阅读